中 煤 资 源 有 限 公 司

想法决定做法  思路决定出路

新闻详情
中国改革报:能源变革步入“新常态”

从国内光伏企业转战海外到核电领域自主创新走出国门,从中俄签署世纪大单到“税价同调”短平快落地,能源行业正行进在改革的大道上

时光荏苒,2014年转瞬即逝。

这一年,对于深陷泥潭难以自拔的煤炭行业来说,是最糟糕的一年;这一年,对于韬光养晦富有勃勃生机的新能源行业来说,是最美好的一年。

2014年从国家领导人高屋建瓴提出推动能源革命的表态,到相关部委落实政策的密集出台;从国内光伏企业转战海外面对不公的奋起抗争,到核电领域自主创新走出国门的足够豪迈;从中俄签署世纪大单的大手笔,到“税价同调”的短平快;从APEC《北京宣言》的共同签订,到原油期货上市工作已进入实质性的推进阶段……中国能源正以越来越成熟、越来越自信的步伐行走在改革的大道上。

2014年,中国能源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能源结构调整深刻而广泛,能源改革正步入一种“新常态”;2014年,清洁高效是传统能源结构调整的主旋律,绿色低碳勾勒着未来能源的美丽图景;2014年,困扰我国能源监管长久的难题正在一一破解,国家能源监管的新格局正在逐步形成。

传统能源:市场倒逼转型

2014年,经历了“黄金十年”的煤炭行业,早已风光不再。

“2014年,我国的煤炭行业一直还在‘寒冬’中煎熬着。那么,这种煎熬到了那种程度呢?”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副会长姜智敏简短几句话或许能让人看出端倪。11月14日,在2015年全国煤炭交易会新闻发布会上,姜智敏透露,2013年最鼎盛时期,全国的煤炭交易中心有四十几个,但到了今年11份,只剩下二十几个。

交易中心大批量消失,而煤企的日子自然也不会好过。原本无限风光的煤炭企业,如今大都已处在亏损的泥潭里。据媒体报道称:“黑龙江龙煤矿业控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今年前三季度净亏损达到45.78亿元;与龙煤集团邻近的吉林省煤业集团有限公司以及沈阳煤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也分别亏损超7亿元。”

对于正在经历行业危机的煤炭企业来说,转型已经是迫在眉睫。有专家表示,煤炭企业想要走出目前困境,进而实现可持续发展,迫切需要“转型升级”。但怎么转、向哪转,则需结合行业特点和企业自身实际慎重选择。“通过结构的调整,来倒逼煤炭企业转型。”中央财经大学中国煤炭经济研究院煤炭上市公司研究中心主住邢雷表示。

传统的煤炭利用方式不革命是不行了。中国工程院原副院长谢克昌说,作为中国的基础能源,煤炭肯定要革命,但不是“革煤炭的命”。后煤炭时代尚早,“去煤化”不可取。煤炭革命的核心在于整体推进煤炭在全行业、全产业链的清洁利用。概括地说,就是要安全、绿色、高效开采,控制开发量,提高科学产能比例;分级分质对口利用,全面洗选,制定洁配度准入标准;加大高效洁净煤发电和煤电节能减排技术的应用推广;突破技术瓶颈,减少水耗和排放,适度发展现代煤化工;发展稀缺煤的二次开发技术,提高资源利用率。

为了阻击持续低迷的煤炭行业,政策救市,成为了今年煤炭行业不变的主题。

自今年7月中旬以来,国务院领导对煤炭行业脱困工作做出重要批示,主持召开国务院煤炭行业脱困工作会议,就坚决遏制煤炭产量无序增长、切实减轻企业负担、控制煤炭进口、改进考核机制等方面提出了明确要求。国家发展改革委、能源局、煤监局和中国煤炭工业协会等机构,还立了煤炭行业脱困工作联席会议制度。

据中国煤炭工业协会会长王显政介绍,2014年,国家发展改革委召集能源局和煤协等部门开了18次协调会,出台限制产能、规范煤炭进口、建立小煤矿退出机制、加大金融支持、关税调整等37项相关对策和措施。救市政策出台的力度与速度超出行业预期。

11月19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能源发展战略行动计划(2014~2020年)》(以下简称《行动计划》),将能源结构调整上升到国家层面。《行动计划》花了大量篇幅提到煤炭行业的总量控制与发展问题,要求到2020年,煤炭消费比重控制在62%以内,消费总量控制在42亿吨左右。

煤炭产业链研究专家、煤炭研究网首席分析师马俊华则认为,2015年,煤炭行业仍然延续产能过剩和需求不足的矛盾。政策层面仍然需要严格执行限产政策,并需要利用市场机制和环保机制来倒逼企业转型发展。

在痛苦中煎熬的煤炭行业,在2014年圣诞节前夕,终于收到了一份不错的“礼物”。据中国煤炭工业协会近日发布的《当前煤炭行业脱困工作有关情况的通报》则认为,在各方共同努力下,相关政策效果逐渐显现,煤炭市场出现了一些积极变化。

对于煤炭行业,春天的脚步似乎越来越近了……(中国改革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