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 煤 资 源 有 限 公 司

想法决定做法  思路决定出路

新闻详情
关于2011年澳大利亚昆士兰州特大洪灾的调查的报告
来源:桥生活杂志   第206期  2012年3月23日

   澳大利亚是世界上第四大产煤国、最大的煤炭出口国。昆士兰州(以下简称昆州)作为澳大利亚煤炭生产产量最大的州,在2011年初经历了历史上罕见的特大洪灾,对其煤炭工业造成了巨大的冲击。


   2012316日,经过14个月的全方位调查,昆州水灾调查委员会向昆州政府提交了最终调查报告(调查报告请见附件)。报告对2011年初布里斯班和伊布斯维奇等地特大洪灾的前因后果进行了详细的分析,对各级政府的应对作出了评价, Wivenhoe水库工程师是否违规操作这一争议焦点问题也有了最终结论。报告的公布标志着水灾调查告一段落,下一步的工作应该是吸取教训,为应对未来突发灾难做好准备。


一、水灾调查委员会

     昆州各地,尤其是布利斯班和伊布斯维奇遭受特大洪水侵袭后,社会各界纷纷要求对此次洪水到底是天灾还是人祸进行深入调查。州长 AnnaBligh 经过慎重考虑,任命昆州大法官 Catherine Holmes 担任调查委员会主席,根据有关法律授权,收集人证物证,展开调查。


   调查委员会的工作主要包括七个方面:政府和社会对水灾的准备和规划;对水灾反映的充分程度;核心服务的管理;预报和早期预警系统的有效程度;保险公司的责任和表现;水库的操作;减轻水灾影响的土地规划。

二、报告基本结论

       报告认为,就对水灾的管理而言,这次水灾让长期遭受干旱之苦的昆士兰措手不及。但总的来说,昆州民众应该感到庆幸,因为昆州各级政府的应对敏捷程度远远高于美国新奥尔良政府飓风中的糟糕表现。昆州在洪灾发生时已经有一个连贯的应急管理系统,但之前从没有在如此规模的灾害中得到实际检验。一些地方政府在应对灾害时遇到了一些困难,但整体次序没有混乱,民众也能做到相互帮助,共同减低洪灾所造成的影响。


      但是,各级政府的应急反应规划工作仍然有很大的提升空间,政府在为灾害事件的准备上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报告中指出,在如此大规模的灾害事件中,政府实际上无法做到永久性地准备为每一个灾民提供救助。如果想做到这一点,唯一的途经是永久保持一个随时待命的援救队伍,而这是缺乏人力、物力和大量资金的澳大利亚社会所无法承担的。


      即使像 Wivenhoe 这样的大型水库,当入库雨水量远远大于其储存能力时,水库缓解水灾的能力也是有限的。对布里斯班而言,由于布里斯本河集水区域的雨水从水库下游的 Bremer 河和 Lockyer溪流进入布里斯班河,水库的缓冲能力更加有限。


       报告认为如果201012月雨季之前 Wivenhoe 水库的蓄水量能够降低到75%, 布里斯班和伊布斯维奇的水灾受损程度会有一定程度的缓解。但事实上,现有的人类预测技术无法预测到准确的降雨量和降雨区域。报告指出,真正值得反思的是水灾可能性被提出后政府所表现出来的迟钝和惰性。


       调查委员会同时也发现有关人员在水库管理过程中有违章操作的行为。此外,水库操作手册本身就含糊不清,不易使用,也没有建立在最新的技术研究基础之上。委员会根据大量科学调查和模型,就此提出了许多建议,包括水库的操作策略等。


       调查报告中用大量的篇幅分析昆州的土地规划体系,以及地方政府对规划的实际应用。以前在昆州土地使用规划上,对水灾风险的考验并未受到应有的重视。报告建议今后需把统一控制融入土地规划中,保证将水灾风险列入评估与规划考虑之内。昆州对泄洪区域也缺少调理,为此昆州需要进行全方位的水灾研究和水灾地址绘制,这一点对昆州抗灾的工作十分重要。


三、值得深思的教训

   社会各界对2011年特大洪灾争论也好,猜疑也好,此次澳大利亚昆士兰州2011年特大洪灾调查报告是对这一水灾实情的纪录,也是未来的一份详细参考文件。多年来的干旱让昆州人对水灾有所忽视,报告的建议或许在短时间内能得到各方热烈的响应,但当水灾的记忆慢慢消退后,教训可能被人们抛到脑后,政策建议也会被束之高阁,一切又恢复如初,直至下一次灾难的来临。只有牢记教训,吸取教训,时刻警惕,快速反应,才可以防范于未然,为应对未来突发灾难做好准备,这些都是我们应深思的。


附件:澳大利亚昆士兰州2011年水灾调查报告